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张垣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8524|回复: 0

夜之影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6-24 09:2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那是一个宁静的午后,他走进了那个房子为自己的小说寻找素材,据说多年前有一组学生来旅行时发生了命案,正好他正在构思一部悬疑小说,需要一个背景设定。而这幢阴沉的别墅是在网上征集图片时他觉得最为符合的,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一定要来看一看的感觉,仿佛这里面藏着什么他一定要知道的秘密。
  他想办法找到了现在居住在里面的人的电话,询问可不可以让他来看看,这样会方便他写作,而对方也爽快地答应了。
  他很庆幸别墅并没有让他失望,和照片上一样,明明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却透出一丝诡秘,在阳光底下也会让人联想到一些恐怖或惊悚的故事,他仿佛可以看到一个男人双手沾满鲜血不知所措的样子。画面出奇地真实。
  摇摇头,甩开那些血腥的幻象,感受着身上穿来的CK香水的味道,觉得安心了点,他按下门铃。
  越来越响的脚步声是平静的,遵循着某种奇特的节奏,让他觉得似乎是饥饿已久的野兽,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接近着好不容易寻到的猎物,决不漏出一丝破绽。
  门被缓慢地推开,映入眼帘的是个看起来很平和的青年,目光如一潭静止的死水,漆黑得看不到底。
  他觉得那该死的直觉又出现了,一个明明很温和的人,却让他脑海中浮现上部小说里的一段对连续杀人犯的描写——
  “那是被死亡染上的色彩,被太多太多的死亡,染成了那种颜色,不是残忍或嗜血,而是一片极致的死地,那么平静和安然……”
  看见他的沉默不语,青年忽然笑了起来,开口道:“你就是那个作家吧,我看过你最近的那本小说,描写得很真实,就好像经历过一样,能帮到你我感觉很荣幸,请进。”
  青年亲切的态度并未让他那种难以言说的恐惧消失,可是面对笑容莫名的熟悉感觉却让他安心了点,于是便随青年入了门。
  为了缓解因为他的沉默而造成的尴尬,他开口问道:“你一个人住在这阴森森的大房子里不感觉害怕吗?”
  青年听着又笑了笑:“不会,我没什么钱,这里因为前几年的事而一直没人敢住,价格越来越低,我觉得挺划算的就租了下来。”
  “前几年的事是什么事?”他好奇地问着,却见青年的表情似乎瞬间变得阴沉。
  “你想听?”他脸色不善得问道。
  “如果很勉强就不用了,我只是想可能可以加到小说里。”他慌忙地辩解。
  “没关系,我说给你听,其实挺无聊的——”
  几年前这里是附近的度假圣地,许多学生喜欢成群结队来这里玩,这个房子那时候被一个班的学生给租了下来,打算住个两三周。林也是那群学生中的一个,因为父母离异而有些自闭,平时同学也都不太理他,有些甚至还排挤他。
  有一天,住在隔壁的一位先生,我们姑且称他为Mr.Y。他带了儿子——一个和林同岁的男孩来拜访,说那个孩子有轻度自闭症,希望他们能帮帮忙,这几天玩带着他,多和同龄人接触也许他会变得好一点,并且请他们吃了顿饭表示诚意,一众学生便看在Mr.Y那么亲切的份上答应了。
  当然,说归说,做却是完全另外一回事。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一堆人打算去附近一个海滨浴场玩,意思意思地问了下那个男孩,被拒绝后就丢下他和向来不参加集体活动的林匆匆离去。
  大概是因为相似的经历,影,也就是那个男孩和林很投契,经常在林的屋子里一起聊天或是玩游戏。
  有那么一天晚上,两个人聊起过往经历,林说到在学校被欺负,曾经给一个叫芊的女孩写情书,最后芊却把他的那封情书贴到学校公告栏,一向平和的他难得出现了些许激烈的情感,影全都看在眼里,却神情古怪地笑了,林并没有看到他的笑容,可是那一刻,空气中充满的一股诡异的莲香却让他记忆深刻。
  后来睡下后他做了一个梦,梦里面影带着他去杀了芊,血流了满地,惊醒后迷蒙间觉得影的手中好像拿着把沾了鲜血的刀,长长地向下流去,呼吸都被这一恐怖的景象定住了,再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影正在削的苹果皮,鲜红得如同鲜血一样。
  他松了一口气,心想还好那只是幻觉,可是却发现芊再也没出现过。
  那之后他一直看见又像梦又像真实的片段,都是影与他双手沾满鲜血的样子,有次甚至是他狞笑着把刀疯狂捅进一个人的胸膛,他觉得自己快疯了,分不清是不是杀过那些人。
  他想,神秘的少年影一定做过什么,于是开始试图逃开他,可是少年影身上越加浓烈的奇特香味却又让他上瘾一样的依赖起来,感觉闻不到就像挨了刀一样的难过。
  一直到有一天,他晚上去喝水,却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,除了一直跟他关系不错的成再也没有其他人,他开始觉得恐慌,不会是自己杀了他们的,不会是……
  他在脑海中不断说着说服自己的话,身体却忍不住颤抖。
  成看见他就走了过来,有点担心地看着他对他说,“林,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,发生了什么事了,你最近都没出房…………”
  林并没有听完他亲爱的朋友的话,他只是掏出从第一次做梦起就一直带着的刀,像是早已习惯一般直直捅入成的心口。他心想,既然他们都死了,就更不能让你这个幸存者活下去。
  说到这里,青年顿了一口气,他说:“你猜猜,结局怎么样。”
  他想回答说,杀人狂杀死了最后的一个人,不是被绳之以法就是还逍遥法外,可是却觉得这并不是真正的结局,说不上为什么,但就仿佛答案一直在他脑海里一样,他有种知晓这一切的感觉,甚至他觉得他可以想出每一个人的长相,他不由得开始流汗,想要后退、再后退。眼前这个男人的脸,奇异地和故事里某个人重合起来,而自己,也似乎在其中扮演着另一个重要角色。
  这时,青年开始继续讲故事:
  林永远也不会忘掉刀刺入身体的感觉,像是每天早晨起床时推开被子的手,有一些阻力,带着不情愿和心慌,却也有种开始新的一天的兴奋,脸上的表情,会无意识地扭曲,兴奋和痛苦交织。
  也就是在那一刻,他开始第一次有了清醒的感觉,那种鲜活的感觉,他很肯定从来没有感受到过。成的痛叫,惊醒了沉睡中的众人,他看着一个个刚刚以为都已逝去的人仍活着,觉得浑身冰冷。
  许多人在尖叫,还有些人闻见浓烈的血腥味开始呕吐,可是他却好像一个局外人,愣愣地站着,无法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。
  他们的声响惊动了周围的居民,Mr.Y是第一个出现的,他冷静地打电话叫了警察,并嘱咐其它人出去,只把林一个人留在那个空旷的客厅。
  林看见影从楼上被带到Mr.Y身边,一直往他这边望,最后露出诡秘的微笑,他好像又闻到了那股奇特的浓香。
  成因为被刺到心脏大动脉而死亡,林被警察带走了,可是因为精神问题被送入疗养院,五年后无罪释放。
  其实,一切都只是欲念而已,Mr.Y是个疯狂的药剂师,躲在那个地方研究致幻剂,他希望那个药剂能让人看到自己心中最深处的渴望。这栋别墅当年也是他的,把儿子派过去的事也干了不只一次,他一直都拿这里住的人当实验品,许多人在离开后都只有轻微的妄想症或精神分裂,那都是因为他的致幻剂当时还没有到以假乱真的地步,林是第一个成功的试验品。
  少年影身上那股奇异的香味就是发自那个致幻剂,和CK的一款香水味道近似,成份中含有少量罂粟,所以林才会有上瘾的错觉。
  事实上那几天里,林一次也没出过房门,没有人的感觉也不过是幻象。影大概不知道林究竟看到了什么,就让他在屋里呆着,好专心于那幻象。
  其实从头至尾,他只杀死了成一个人。
  “你……”他脑海中闪过了一些片断,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  Mr.Y、少年影、CK的香水……Y……叶……夜影……
  他惊骇地抬起头:“不会的……一定是什么搞错了。”
  “呵呵……你想起来了,”青年又一次开始笑起来,可是这一次,脸上却满是嘲讽。
  “真没想到你会因为刺激而忘得一干而净。这几年,当年那件事里的人几乎都死了,也对,在Mr.Y给林的幻想世界里他们可是早都死了,现实里也没什么必要活着,真可笑,那么多的命案居然是第一个最微不足道的那个让林被关了五年。”说着,连嘴角最后一丝微笑也慢慢失去,眼神依旧是一片云淡风轻,却似乎有血海在里面翻涌。
  “现在只剩下你了哦!如今的畅销书作家夜影,当年的,叶影!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张垣文苑----张家口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3 )

GMT+8, 2020-6-2 02:25 , Processed in 0.11197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zhangjk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